1. 青瓜傳媒首頁
  2. 移動互聯網

共享單車亂象不止,創業者需要的不只是投機和勇氣

1 (60)

五個月前,金沙江創投合伙人朱嘯虎作出了一個大膽的預測:共享單車將在3個月后結束戰爭。不過從現在來看,朱嘯虎的高調喊話帶來的不是共享單車戰爭的落幕,而是野蠻生長的開始。

短短幾個月的時間,ofo走出了校園,摩拜單車走出了北上廣深,很多地域性的共享單車創業者開始涌現出來。據不完全統計,僅2016年就有30多家公司進軍共享單車領域,用“百車大戰”來形容這個新興市場似乎并不為過。就像滴滴和Uber重構了中國出行市場,同樣披著“共享經濟”外衣的單車市場,被視為出行“最后一公里”的攪局者。

誠然,市場的進展超出了朱嘯虎的預期,創業者的興奮度也超出了大多數人的預判,然而媒體卻給出了這些壞消息:

  • 2017年2月9日,南方都市報報道稱ofo共享單車遭拆鎖被藏在手機店內,路人準備騎走卻被店主騎電動車逼停。
  • 2017年2月9日,現代快報稱南京鼓樓區一些共享單車上貼有3個二維碼,掃碼后發現是虛假的轉賬信息。
  • 2017年2月9日,云南網報道稱一13歲小男孩因騎了一輛沒上鎖的共享單車,發生車禍導致右手骨折。
  • 2017年2月9日,解放日報發文稱蓬勃而生的共享單車吸引了大量市民騎乘,但各地鐵站門前因為無序停放成為“重災區”。
  • ……

光是2月9日一天時間內,就有多達4起媒體報道的共享單車事故。事實上,自去年9月份共享單車一炮而紅,類似盜竊、安全、隨意擺放等報道層出不窮,背后也已折射出共享單車在用戶體驗、管理等方面的不足。一面是資本豪擲和快節奏的市場拓展,一面是屢禁不止的市場亂象,原因何在?

共享單車仍處于“復制期”

這似乎和共享單車的誕生方式不無關系。

2016年8月底,摩拜單車從上海進入北京,終于在媒體的關注下從幕后走向臺前,在此之后,ofo、小藍單車、一步單車、騎唄單車、由你單車、CCbike等一眾玩家才相繼涌現,資本開始急劇涌入市場。

一方面,共享單車并未經過長時間的市場沉淀,如此大規模且快速的市場擴張,在法制法規尚不健全的情況下,難免引來社會的“不良反應”;另一方面,除了摩拜單車誕生于2015年1月份外,大多數玩家興起于2016年及之后,就連創立于2014年的ofo也是去年下半年才走出校園市場,其中不難發現抄襲和復制的痕跡。

投機早已成為這個時代的標志性符號,共享單車的概念紅利和地域性優勢,又為這個市場的投機者創造了得天獨厚的優勢。同樣,投資人也有著相似的打算,投一家在當地占據市場份額的玩家,要么在紅海中殺出來成為最后的玩家,最差也是被摩拜單車等第一陣營的玩家所收購。于是乎,在共享單車的一連串玩家中,除了摩拜單車和ofo進入了兩位數以上的城市,大多數企業仍局限在一到兩個城市作為主要市場,例如杭州的騎唄單車、成都的一步單車、常州的CCbike,不一而足。

這種復制也表現在兩個層面,分別是商業模式和產品邏輯。

在商業模式上,雖然都是B2C式的“共享經濟”,卻出現了兩種不同的基因。摩拜單車屬于典型的“重資產模式”,它的參照標準不是滴滴、Uber那樣成為單車行業的出行平臺,而是選擇了制造路線,生產統一標準的單車。有著校園背景的ofo擁抱了平臺路線,在ofo的創業故事中,早期延續的正是學生捐贈自行車的共享模式,后來為了大規模進入市場才集中采購了易識別的“小黃車”。

商業模式決定了產品邏輯,最直接的體現就是摩拜單車和ofo兩極化的成本,前者單輛車的生產制造成本在3000元左右,后者僅需要300元。后面出現的共享單車創業者在產品上大多選擇了摩拜單車和ofo的中和模式,比如在杭州風靡一時的騎唄單車第一代產品效仿摩拜單車安裝了掃碼的智能鎖,后面的產品則出現了和ofo一樣的機械密碼鎖。畢竟在共享單車野蠻生長的時代,向市場上投入更多的車輛,獲得更多的用戶,才是繼續吸引投資者的關鍵。

但從近期的一些動作來看,共享單車市場的紅利期似乎開始結束。市場的亂象只是其一,居高不下的損毀率和產品漏洞成為“投機者”無法言說的痛。

共享單車終將回歸到產品

就在不久前ofo終于對外正式發布了第一代智能鎖,曾經引以為傲的“輕資產”模式變得越來越重。

共享單車亂象不止,創業者需要的不只是投機和勇氣

對于ofo來說,換鎖絕不是一次簡單的產品升級。早在一個多月前,i黑馬就在一篇報道中指出:ofo的機械鎖漏洞已經成為“羊毛黨”的新生意,密碼共享群、修改密碼教程甚至是密碼共享APP,已然形成了一條隱形的利益鏈條。除此之外,新聞報道中有關共享單車失竊、損毀、亂停亂放的消息也多與ofo有關。正如一位自行車行業人士的觀點,“有缺陷的產品投放市場,必然會帶來災難后果”,ofo顯然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回到共享單車本身來看,其創造型的價值恰是“無樁停車”,同時也意味著車鎖成為整個體系穩定運行的關鍵。摩拜單車的智能車鎖很好的解決了盜竊、無密碼騎車等問題,ofo的借鑒似乎暗示了市場的趨勢。但在ofo逐漸背離其輕資產的模式背后,也折射出了市場環境的變化。

1、投資者的態度在轉變

幾乎所有的共享單車都是依靠資本成長的,據公開數據統計,摩拜單車已經完成了5輪融資,其中D輪融資規模高達2.15億美元,ofo的上一次融資出現在去年十月份的C輪,規模為1.3億美元,此外還有優拜單車A+輪的1億元融資,騎唄單車1億元的A輪等,整個單車市場的融資總額已經超過了40億元。且距離朱嘯虎給出的預期已經超過近兩個月,瘋狂的投資者還會繼續押注共享單車嗎?至少ofo的做法已經透露出,簡單粗暴占領市場的做法已經不再奏效,車輛的生命周期、安全性、運營成本等將成為新的投資點。

2、市場競爭的加劇

據第三方移動大數據監測平臺Trustdata發布《2016年中國移動互聯網行業發展分析報告》顯示,截止到2016年12月份,摩拜單車占據了超過70%的市場份額。也就意味著,雖然共享單車領域迎來了很多新玩家,先入者已然占據了時間優勢。此外,在摩拜單車的D輪投資者中,鴻海集團出現在投資名單中,隨后有消息稱摩拜將與富士康深度整合產業上下游資源,并通過富士康遍布海內外的數十家工廠,專門開辟摩拜單車的生產線,預計年產量可達1000萬輛。與此同時,ofo也傳出了與700bike合作的消息,永久自行車投資了優拜單車。共享單車正在打通上下游產業鏈,未來很可能利用資本和成本優勢進一步收割市場。

3、盈利模式的重新思考

共享單車最基本的盈利模式無外乎租金、廣告等,但這顯然不是投資者和共享單車平臺所倚重的。作為最后一公里的解決方案,共享單車背后的大數據值得深入挖掘。從已有的消息來看,騰訊成為摩拜單車的戰略投資者,未來有可能享受到微信、手機QQ等超級APP的流量紅利,實現更大程度的場景聯動。比如用戶在微信購買電影票之后可以選擇單車作為理想的出行方案、共享單車成為外賣小哥的交通工具、通過出行入口連接O2O服務等。當然,滴滴選擇投資ofo,所看重的也是其短途出行的能力,增量滴滴作為出行工具的連接能力。

可以看出,共享單車市場絕非是簡單的模式復制,大批跟隨者很可能失去進一步的盈利潛力。尤其是摩拜單車等在成本方面實現絕對優勢之后,市場競爭的前景似乎將更加明朗。

而對于摩拜單車等第一陣營的玩家,競爭的關鍵終將回歸到產品本身。就拿智能車鎖為例,摩拜單車早期的成本投入,贏得了在GPS定位和車輛跟蹤方面的優勢,換來了單車更長的使用周期,以及短途大數據的積累。相反,ofo等輕模式玩家的成本節約加快了市場擴張的速度,由之帶來的負面效應也在逐漸顯現。而當ofo開始在產品方面追趕的時候,摩拜單車會為其留出機會嗎?

結語

共享單車的亂象將創業者的貪婪展現的淋漓盡致,也顯示了市場的殘酷,投機只能換來眼前的繁榮,卻難以看清浮華背后的機會。另外,2017年注定是共享單車新一輪的軍備競賽,這一次勢必會聚焦在產品本身,那些靠投機和勇氣入場的玩家,或許需要做好迎接寒冬的準備。

移動應用產品推廣服務:APP推廣服務? 青瓜傳媒廣告投放

本文作者@Alter? 由(青瓜傳媒)整理發布,轉載請注明作者信息及出處!

78

本文由青瓜傳媒發布,不代表青瓜傳媒立場,轉載聯系作者并注明出處:http://www.nnecvk.live/34975.html

聯系我們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日:9:30-18:30,節假日休息

QR code
买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