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瓜傳媒首頁
  2. 移動互聯網

馬云明年卸任董事局主席:不再需要VS不能沒有?

馬云明年卸任董事局主席:不再需要VS不能沒有?

 

今天上午,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馬云發出公開信,宣布在阿里巴巴20周年之際,即2019年9月10日,他將不再擔任集團董事局主席,屆時由現任集團CEO張勇接任。

 

這并非馬云首次宣布卸任。

 

5年前,他曾單膝下跪宣布卸任阿里CEO,并哽咽地說道:“我以后不回來了,我相信年輕人會做的更好”。

 

5年后,阿里的合伙人增至36人,人才濟濟。其中不乏多名年輕領袖:淘寶總裁蔣凡、天貓總裁靖捷、阿里云總裁胡曉明、大文娛總裁楊偉東、B2B總裁戴珊……

 

從湖畔花園的18羅漢,到8.6萬人的國際電商巨頭,54歲的馬云在阿里深耕細作了19年。如今,他將“認真準備了10年”的傳承計劃公之于眾,自己也將于明年今日開始追隨比爾·蓋茨的腳步,用更多的時間和財富投身于慈善事業。

 

如果馬云真的如愿,他將以390億美元乃至更高的身價,成為全球最富有的老師。

 

但是,阿里巴巴真的不再需要馬云?失去“英雄人物”后,阿里能否再續輝煌?在張勇上任董事局主席后,誰又會接棒CEO職位?會是近期法人變更的戴珊嗎?

 

零個答案:勿“跑馬選帥” 必問一個問題

 

對于卸任和接班人,馬云其實很早就有了規劃。

 

在2016年2月,他在聯想的一場的活動上曾詳細地闡述了對選接班人的態度。

 

馬云坦言,當時還沒有明確答案,但會集中考慮兩點:一是要及早考慮,趁著最年輕、最年富力強的時候進行,就像準備生孩子一樣;二是轉變思維,從另一角度去思考接班人問題,而且不能再搞“跑馬選帥”的老路子,“傳統跑馬選帥的問題,對公司的傷害超過了想象,因為你只要選出兩個帥,必然會有兩個團隊的拼殺,政治斗爭就會起來”。

 

所以,馬云的結論是要“員工選領袖”,這是來自于社會學的啟發——“六個人之中有人杰、七人之中有混蛋”。

 

在他眼中,善惡并行,要觀察員工心中的領袖,他會刻意給對方機會,并培養和訓練。此外,他還會設置新帥上任三個月后的內部考核,“三個月以后必須回答我一個問題:誰可以取代他,他要自己找出三個人能成為他的接班人,告訴我要怎么系統培養這三個人?”

 

對于接班人的問題,他還與阿里巴巴的投資人閻焱有過深入討論。他堅信,外面招人的模式行不通,硅谷那套選取接班人的制度在中國很難嫁接成功。

 

閻焱也用實際案例佐證了馬云的看法。閻焱曾說,在中國互聯網創業的高峰時期,很多人信奉硅谷的模式,從海外找回來很多CEO、CFO,等到互聯網風暴過后,嫁接回來的所有海歸,基本上全軍覆沒,沒有一個成功的。

 

一處歸宿:要重做馬老師 教育“不能混”

多年來,馬云并未將全部精力投身于企業發展上?;蛟S在他的內心深處,老師、教育才是他更看重的“歸宿”。

 

“鄉村教師代言人-馬云”是他的微博名,其個性簽名寫著“TNC大自然保護協會全球董事會董事馬云”。

 

這是他認可的標簽、角色和人設。

 

查閱他的175條微博,與阿里相關的言論寥寥。今年,他只為阿里在福建的一場簽約活動點過贊,其余話題均為鄉村老師、失蹤兒童、非洲巡護等。

 

事實上,馬云對教育有著特殊的情懷。

 

自1984年從杭師大外語系英語專業后,他從事了6年教師工作。10年后的1994年,馬云曾在《杭電報》上刊登過一段骨干教師的感言,他直言不諱地提出了當時教育面臨的問題。

 

“學校英語教學,以四、六級統考為準繩,以通過率高低、過與不過論英雄,而忽視學生聽、說、讀寫的實際水平的提高,這就像是拔苗助長,是不足取的”。

 

同一張報紙版面上,老師們的言論以感謝、激動居多,唯有馬云的話,刺耳且真實。

 

他也經常談到教育對他的重要性,以及自己在上學時的一些遺憾,其中包含了兩次高考失利。

 

他曾說:“我并未被視作一個好學生,但是我努力了,而且一直在不停的學習。因此我想要把自己的大部分時間投身到教育中?!?/p>

 

在2017年世界物聯網博覽會上,他同樣指出:未來我最擔心的是教育變革。以前很多人在教育階段“混混也可以”,但未來的教育是“混不過去”,若依照現在的課程去教育孩子,這些孩子在未來都將找不到工作。

 

在今年的杭州師范大學舉行110周年校慶,馬云回到母校并回憶教書育人的時光?!拔矣X得我沒有一天停止當老師。我把杭師大所學的,自己當老師的所有經驗、經歷帶到了阿里巴巴的創業之中去”。

 

在前些天的XIN公益大會教育分論壇上,他又總結地說,“我自己最后還是會回到當老師這一行,未來會把所有精力和想法都放在教育上。扶貧真正的目的是去扶人,鄉村教育振興了,這個國家的教育才會振興”。

 

兩派說法:不再需要馬云VS不能沒有馬云

 

馬云將為了自己“最擔心”的事情卸任了主席職務,他希望將時間投身到教育、脫貧、環保、公益上。

 

他自認為,“阿里巴巴現在的治理制度、企業文化和源源不斷的人才梯隊,允許我走開而不至于帶來破壞”。

 

但事實并非如此,此舉無疑會為阿里帶來巨大的震動。

 

自9月7日曝出“馬云計劃退休”的消息后,阿里的股票在當天收盤時的跌幅達到2.69%。

 

更重要的是,未來的阿里是否需要這位“英雄人物”掌舵領航?成為外界議論的焦點。

 

互聯網分析師徐麗穎認可馬云的言論。她告訴新浪科技,無論是阿里巴巴還是螞蟻金服,已完成基礎體系的搭建,團隊已從磨合期轉入穩定期,協作效應已顯現。若此時辭任,對馬云來說是急流勇退,對阿里的影響也不會很大。

 

“除了中小微企業,還有政府的背書,幾年不會有太多震蕩”,徐麗穎認為,從近期的財報看出,阿里已經連續9個季度保持55%以上的營收增速,四大板塊增速相對穩定,這證明了以電商為核心主導的阿里沒有受到任何外界影響,在電商行業中的地位無法撼動。

 

易觀發布的電商App榜單也印證了這一說法:在今年3月,淘寶在綜合電商行業的滲透率達到76.2%,京東為28.6%,兩者差值近3倍。

 

徐麗穎認為,云計算和支付寶也是阿里布局的最重要棋子,同樣也是嫁接政府部門的橋梁。其中,政務上云是阿里云的優勢,資源和營收會持續加大;而中國人保等也成為了支付寶的股東,“它已經不再是靠B和C支撐的企業,與G(政府)密不可分的關系,會讓它未來走得更穩健”。

 

簡而言之,馬云在“系統性規劃”后,可以效仿比爾·蓋茨一樣淡出,“微軟和阿里,不再需要英雄人物掌舵了”。

 

他的離開真的無關緊要?另一派的觀點十分鮮明:阿里不能沒有馬云,也不會沒有馬云。

 

早在2009年,阿里就建立了合伙人制度。從章程看出,其不同于傳統意義上的制度,合伙人不必共同為企業經營的盈虧負責。而馬云是終身合伙人,即便退休也會參與公司的重大決策制定。所以不會沒有馬云。

 

更重要的是,價值觀對于領導人控制公司的作用愈發明顯,京東劉強東不止一次強調,正道的價值觀對于公司發展的重要性,馬云更是如此。

 

他在合伙人章程第一條就寫明,要符合公司文化的價值觀。9年后,可以確信的是,馬云的價值觀、人生觀、成敗觀等已深深地在阿里人心中留下了烙印,阿里不能沒有馬云。

 

三處端倪:淡化內部痕跡,削弱崗位約束

 

時至今日,仍有不少人認為,馬云是阿里唯一的代言人,也是唯一掌舵者。

 

實際上,馬云已很少插手阿里內部的具體業務,甚至可以說正在淡化痕跡。從三個采訪細節中可以看出端倪。

 

2017年5月17日,在杭州西溪濕地的一間茶樓內,張勇在接受新浪科技專訪時透露:“馬老師一般兩三個禮拜回趟杭州,每次兩人會提前約好,兩杯茶一包煙,我倆坐下來可以暢談三四個小時”。

 

張勇坦言,所聊話題并不局限于阿里的業務,而是聚焦在對外的思想戰略上,“業務都是碎片化的,不會細化到處理業務上。在外面跑是產生思想的方式,會有一些新想法,我倆也會彼此觸動”。

 

2017年11月11日,阿里在上海召開雙11狂歡節。按照慣例,在零點公開交易總額后,張勇會上臺盤點過往成績,馬云會壓軸總結。

 

新浪科技在現場看到,馬云在演講10分鐘前趕到會場,卻徑直走進了會議室,而后又悄悄地坐在了會場第一排,從始至終未上臺。

 

當時有阿里內部人員分析,張勇在雙11“戰役”中取得了成功,“馬老師上臺反而會奪了風頭,畢竟他已經很少插手這些業務和活動了”。

 

2017年12月5日,新浪科技在烏鎮對馬云進行了專訪。當時,螞蟻金服投資共享單車平臺ofo,此舉也讓“橙黃單車”大戰升級成為AT之戰。

 

在問及阿里為何要投資ofo時,馬云滿臉疑惑,“我們投資了ofo嗎?那可能金額不多吧……這種事張勇可能會比較清楚。我從2012年就講過,我要學會怎么當董事長,我不該去干涉這些事兒”。

 

同樣,在阿里巴巴的法人變更和財報上也露出過蛛絲馬跡。

 

今年7月6日,阿里的法人代表由創始人之一戴珊擔任,取代了CEO張勇。對此,張勇助理顏喬解釋稱,此舉并非集團法人變更,所變更法人的是阿里巴巴集團旗下負責B2B業務的公司,而戴珊是B2B業務總裁。

 

但熟悉阿里的人士或許記得,歷次阿里法人代表變更,都會與CEO變更掛鉤。

 

事實的確如此,早在2014年,馬云將CEO職位轉交陸兆禧,后者成為了法人代表;2016年,張勇上任CEO,法人代表隨即更換。所以,在張勇上任董事局主席職位后,戴珊有可能會接棒CEO職位,馬云順利卸任。

 

而在7月27日發布的阿里財報中,曾詳述至2019年要完成對VIE架構的調整完善,調整的核心內容就是減少馬云和謝世煌的個人控制力,改由阿里巴巴合伙人和高管們集體控制,目的是為規避“關鍵人風險”。這也意味著,一旦VIE拆解完成,相當于削弱了馬云的控制力,減小了崗位約束,也減弱了離開的影響。

 

明年今日卸任董事局主席,這是馬云最終的決定。

 

他在信中的末尾說道:世界那么大,趁我還年輕,很多事想試試,萬一實現了呢?!我可以向大家承諾的是,阿里從來不只屬于馬云,但馬云會永遠屬于阿里。

 

新聞延展:企業大佬退居百態

 

中國在改革浪潮發展中,先后崛起了一批優秀企業。光陰荏苒,這些企業的領軍者也到了退居二線的年紀:他們或投身教育、或關注公益、或游山玩水、或靜心寫書,但在企業危難關頭,他們也會再度出山,奔赴戰場,扭轉頹勢。

 

1,公益逍遙派:

 

今年3月,商業傳奇李嘉誠宣布正式退休,這一計劃,他曾醞釀了長達22年之久。退休后,他仍擔任集團高級顧問,并花較多時間處理名下基金會工作。此外,他還對教育、醫療和公益等傾注了心血。

 

去年6月,萬科董事長王石宣布退休,日后便頻頻參與一些環保公益活動。媒體報道,他在退休后變身探險家,他喜歡登山、航海、滑翔等戶外運動,多次攀登國內外雪山,近期到戈壁去種莊稼。

 

2,重殺戰場派:

 

今年4月,因美國制裁,中興通訊爆發最大危機。76歲的中興通訊創始人侯為貴再度出山,手拎行李箱奔波于深圳寶安機場。在經歷了88天磨難后,中興事件得到轉機,中興總部的LED大屏幕上掛出標語:解禁了!痛定思痛!再踏征程!

 

今年5月,聯想集團爆發信任危機。在一片斥責聲中,74歲的柳傳志挺身支援,專門與華為任正非等人聯系尋求真想,并在公開信中寫道:萬眾一心,同仇敵愾,誓死打贏這場聯想榮譽保衛戰。除此之外,在2009年聯想盈利危機時,柳傳志也曾復出,助力聯想走出困局。

 

3,奮戰一線派:

 

今年3月,華為對外宣布了領導層調整,把CEO輪值制度修改為董事長輪值。然而,74歲的任正非仍然選擇奮戰,留任董事會職務。他不僅是華為的創始人,更是精神領袖。不過也有消息稱,他將在今年年底退休,屆時將不再享受一票否決權。但該說法未得到官方證實。

 

作者:新浪科技,授權青瓜傳媒發布。

來源:新浪科技

本文由青瓜傳媒發布,不代表青瓜傳媒立場,轉載聯系作者并注明出處:http://www.nnecvk.live/98192.html

聯系我們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日:9:30-18:30,節假日休息

QR code
买彩票大奖